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currentstyle in C:\wwwroot\smxinfo.ha.cn\include\taglib\channelartlist.lib.php on line 95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currentstyle in C:\wwwroot\smxinfo.ha.cn\include\taglib\channelartlist.lib.php on line 95
美元涨势可能即将结束 这支撑了油价将反弹的前_螺纹钢期货 - 今日行情
首页
 

美元涨势可能即将结束 这支撑了油价将反弹的前

时间:2019-01-08 16:06

  从实际看,美元最近已涨至2017年初以来最高位,上次触及这个高位是在2003年9月。

  美元升值在2018年压制油价,而以一些非美元货币计价的油价在2018年早些时候触及纪录高位,抑制了消费增长。

  但有迹象显示美元涨势可能即将结束,因中美贸易紧张关系带来压力且升息压力消散,这支撑了油价将反弹的前景。

  指出,目前来说,美元强势起到帮助抑制美国通胀的作用,即便美国失业率降至数十年最低位。

  但这也导致美国贸易赤字恶化,并降低了美国企业海外获利的美元价值。

  美国目前的政策组合是,扩张性财政政策(减税和增加军事支出),配上不那么宽松甚或收缩的金融政策(加息)。

  结果就是,美国国内就业和通胀之间的消长情况改善,但外部的贸易逆差恶化。

  尽管经济一片荣景,但汇率走势打压通胀,不过代价是国际竞争力下降。

  强势美元让美联储进退两难:若暂停加息,将有推低实质汇率和推高通胀的风险。

  *里根时代政策回归*

  从某种程度上说,特朗普政府和美联储在重复1980年代里根政府和沃克尔担任美联储主席时代的政策组合拳。

  表示,里根政府实行减税和增加国防开支,加上当时的,导致飙升,以及贸易逆差激增。

  里根政府迫使贸易伙伴国减少对美国的出口(特别是汽车、钢材和电子产品),并提高他们的本币汇率。

  最终在白宫的推动之下,美联储采取了更为宽松的政策,并引发时任美联储主席的离开。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如今的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正是里根时期的贸易副代表。当时美国政府迫使日本接受“自愿出口限制”,抑制对美国的出口。

  里根政府继续向其他主要经济体施压,迫使他们按1985年广场协议的部分要求,引导本币兑美元升值。

  1980年代初期,强势美元加剧了需求骤降和供应过剩的局面,促成了1985和1986年的油价危机。

  随后的美元贬值可能对1980年代后半段油价回稳起到了扶助作用,至少在沙特时任石油部长亚马尼(Ahmed Zaki Yamani)被撤换,该国弃用净回值计价法(netback pricing)和数量战略之后,美元贬值扶助了油价企稳。

  正如1980年代抱怨不公平贸易行为的美国决策者把日本当成靶子一样,2010年代的他们将目标瞄准中国。

  1980年代财政扩张、强势美元以及贸易逆差的经历,为未来两年提供了重要的经验教训以及可能的路线图。

  *特朗普的选项*

  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已经打压两国及其贸易伙伴,使其在2019年走向经济放缓甚至衰退。

  随着经济增长减速,中美两国可能会愈发迫切想要协商解决争端,从而提振商业活动并推升股价。

  来自经济面的消息越差,两国面临达成协议的压力就越大,特别是2020年将举行总统选举的美国。

  莱特希泽的参与意味着,与中国达成的任何最终协议(以及与欧盟和其他贸易伙伴的协议),将可能采用某些管理贸易的手段,以降低贸易逆差。

  最终协议的内容或许包括自愿出口限制,采购飞机和农产品等大宗商品,以及有选择性的关税和配额。

  美国谈判代表还将要求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政府补贴和国有企业方面进行结构性改革,有可能比1980年代对日本的要求更严苛。

  特朗普政府已经非常明确地表达了对美联储近期升息的不满。

  而美国国内经济放缓的迹象将给美联储提供机会来重新审视进一步升息的理由,甚至如果决策者愿意,也可能在没有来自白宫方面更多压力的情况下考虑降息。

  白宫一直对美元走强保持警惕,敦促其他贸易伙伴国别再让本币进一步贬值。

  目前尚不清楚美国政府是要试图重复广场协议,还是要在与中国的任何贸易中加入汇率条件。

  即便没有一份正式的汇率协议,美国结束升息也可能将阻止美元的升势,而且如果降息,则可能像2009至2011年期间那样再度拖累美元下滑。

  短期而言,油价下跌已成为全球油市再平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将支持石油消费国的经济活动,最终在2019年带来一定的需求增长。

  但是如果美国利率下降、美元贬值、贸易紧张局势缓和而且全球经济前景改善,则最终将可能帮助推高油价。

  一切还要取决于美中决策者能否找到避免经济战争进一步升级、并避免长期全球衰退的办法。